9.0

2022-08-31发布:

大地资源第一页看AV自慰被男人强姦的少女

精彩内容:

原出處 (墮落的貼身校花 刪改的)



  穹的房間裏。

    此時,書桌上的電腦屏幕似乎在播放著一些兒童不宜的畫面。

    床上的被子掀在一旁,靠在躺椅上星眸微閉酥胸半露,嘴角帶著甜美輕笑的穹忽然輕皺娥眉緊咬貝齒,輕嘤了一聲。

    一抹酡紅浮上白皙的玉面,細密的汗珠蒙上細膩肌膚。她渾身燥熱,伸出小手去擦香汗,纖細的手指從細雪般的額間到白皙光滑的脖頸,再來到雙乳之間,不自覺滑入其中,輕捏住小巧可愛的乳房。

    臥室的門悄悄的打開了,一個高大的人影從門縫中擠了進來,可是少女毫無知覺。

    「悠……」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貝齒咬住著了鮮豔欲滴的紅唇,玉手上的動作也由緩到急越來越快。暧昧的绯紅悄然浮上這具不染纖塵的純潔胴體,淋漓的香汗將她通身浸潤。

    「悠哥……穹好想你啊……想你下面的大寶貝……想要把他放到穹的小洞洞裏來呢……」穹忍不住胡思亂想,一會兒想到了那天悠在面前脫下褲子露出大肉棒,一會兒又想到了那次在門外偷聽媽媽和中裏亮平做愛的聲音。

    她越想越是興奮,晶瑩的汗珠滑過精緻的鎖骨,滾入神聖雙峰之間的小溝當中,淡紅的乳暈微微開始發脹,可愛的乳尖更是紅豔欲滴,兩點凸起愈發明顯。

    「悠哥,快來嘛,穹……穹快忍不住……想和你做愛呀……」

  發情的少女紅唇輕啓,呢喃了一聲,好似含苞待放的花,渴求著露水的滋潤。原本擱在乳房上的手開始下滑,穿過腰肢一路往下,最後來到了已經濕潤的私密之處,手指輕而易舉的便探到了水嫩的花唇。

    「啊……」穹撫摸著又嫩又水的陰唇,揉弄著因爲興奮而充血俏立的陰蒂,指尖探入花穴,穿過滑膩的淫水,偷偷摸索起來。

    可是不夠粗長,亦不夠深入,無法令她滿足。她忽然閉上眼吸了一口氣,然後睜開嫣紅的眼睑,露出一雙仍帶著迷離,卻又有幾分惘然若失的明眸,鬓邊的絲發被汗水打濕,淩亂中帶著幾分淫靡。

    「好啊!那我們來做愛吧!」男人的聲音響起。

    穹還以爲是電腦裏播放著的影片發出的聲音,可是緊接著一雙有力的大手已經從她腋下穿過,手掌包覆住了她年輕的乳房。

    她整個身體震了一下,從來沒有被異性撫摸過的胸部特別敏感,她「啊!」的尖叫了一聲想要逃離。

    「不許動!不然我殺了你!」可怕的聲音響起,她不敢動,原本就小的力氣經過剛才的消耗和此刻的驚嚇,又減弱了好幾分,傳到男人有力的臂膀和胸膛上時已經如泥牛入海。

    「是你!你爲什幺要……」穹聽出了聲音的特徵,居然是中裏亮平!

    「閉嘴!再廢話我就先姦後殺!」

    「嗚嗚……」

    十六歲的胸部雖然算不上大,但堅挺又有彈性,看得出來,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差于她媽媽。粉嫩乳頭像玫瑰花苞般用羞澀的笑容勾引他,他用手指逗弄著,穹不敢看,但是那兩顆粉嫩在他手中擡頭挺立。

    「你看看你自己,躲在這裏看AV自慰!還說想做愛!我都聽到了,正好幫幫你!」中裏亮平無恥的說。

    「嗚嗚……不要……不要啊……」穹抽泣著,可是身體裏的慾火在短暫的停息後,又被中裏亮平挑逗了起來。

    乳頭因爲手指逗弄的觸感變得更硬,下面也流出了更多的水,感覺癢癢的,她夾了夾大腿企圖遮羞卻中裏亮平發現了。中裏亮平抱起她放在床上,逼迫她面對他坐在靠近床尾的位置,把一只腿擡上床,讓他可以看見她沒有贅肉的嫩白大腿內側。

    穹的兩腿因爲一上一下的姿勢,讓陰部完全沒有掩蔽的可能,她想把腿夾起,但馬上被中裏亮平阻止。

    他開始搔著她的從未見過異性的神秘叁角區,從陰蒂到陰道口來回地輕撫,她喉間傳出了一聲怪異的低吟:「咿呀……啊……嗯哼……」她撐在床上的手忽然間沒有力氣彎了一下,呼吸更是急促了幾分。

    中裏亮平一只手撫上她圓圓嫩嫩的淑乳,一只手繼續在股間淫玩,兩處同時動作,看著她的身體自然而生的興奮反應,他更大膽地按摩著她的陰蒂和乳尖,她的呻吟聲也隨之越來越大,窈窕胴體變得更加誘人。

    「喔……好癢……你快住手……你……討厭啊……」

    「你跟男朋友做過嗎?」中裏亮平問。

    「他還不是我男朋友……他說要等我上了大學……」

    原來真的是個沒有經驗的處女!中裏亮平看著眼前這位未經人事的嬌美少女,慾火蹭蹭蹭地往上冒,心想:「你媽媽在廁所和別的男人玩,我正好給你破處!看你小小年紀就這幺騷,等下嘗過滋味估計還要謝謝我呢!」

  中裏亮平幻想著和她用各種姿勢做愛,讓她的第一次就擁有最多的經驗,這就像在八九歲不懂事的女孩面前翻開一本成人寫真雜誌一樣,那種下流的刺激感,實在叫人忍不住。

    「我要她!我要做她的第一個男人!」

  想到此處,中裏亮平再也忍不住,對著她胸前那粉嫩的兩朵花蕊一口含了下去,舔著、吸著、輕咬著,她嬌小的身體在下面輕顫著,她緊閉著眼睛,牙齒咬著顫抖的下唇。

    「啊……」嗅著中裏亮平身上散發出的男人味道,穹嬌呼一聲,有點暈頭轉向。

    已經顧不得自己的胸口完全裸露,從來未曾讓男人親吻過的乳房及乳頭居然被這自己從網上找來爲了和媽媽上床的中年男人含吸著,下腹部的緊縮感一陣一陣像潮水般襲來,股間好像有點漏尿的感覺。

    就在這時候,中裏亮平的臉突然靠近,迅速地吻了下來。

    「唔……不……唔……」

  中裏亮平趁此機會奪走了她的吻,輕柔地嘗著她嘴裏的蜜汁,下方的身體扭動著掙紮抗議,腦中再次回想起在門外偷聽媽媽和中裏亮平做愛的場景,嘴上不由自主笨拙地回應他的吻。

    只覺得他的嘴唇碰觸起來好舒服,厚實的唇瓣印壓在她的香唇上,男性特有的高溫立即傳給她,他強勢的舌撥開她的雙唇,就這樣強暴式的進入她的嘴,先挑逗她的舌、再蠻橫地吸吮她的舌尖,漸漸加重力道,彷彿要將她的舌頭吃進去。

    「原來AV裏的舌吻這幺舒服……」穹芳心嬌羞無限,思緒卻不受控制,腦中因爲舌頭傳來的快感漸漸一片空白,提高了回應的力度,引得中裏亮平更加用力地親吻她。

    打鐵趁熱,中裏亮平確信今晚這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是無論如何逃不走了,心中狂喜,畢竟他還沒有破過處呢!他又開始沿著兩片粉嫩陰唇的間隙愛撫著,淫水沾上他的手,他迫不及待嘗嘗處女淫水的味道。他慢慢調整自己的位置,而穹則無力反抗地癱軟在床上。

    中裏亮平看準了重點,用手將她的雙腿張得更開,直接將嘴湊了上去。

    穹看到他的動作,想將大腿夾起來,卻被他的手擋住,當他的嘴巴吻上她的私處時,她忍不住發出聲音呻吟著:「啊……嗯……嗯……唉……不要……啊!」

    中裏亮平伸出舌頭舔著青澀處女地,刻意停留在陰蒂處,用舌尖勾一下勾一下地刺激著,穹受不了這種感覺,大喊道:「不要!你快停!我受不了了!好刺激……我好像要死掉了!求求你!……啊……啊!哦……哦……」她的身體因爲這刺激霎時弓了起來,張嘴呻吟地更大聲。

    中裏亮平繼續用舌頭舔著、勾著、吸吮著,他就是要讓她舒服到最高點,要她知道做愛是多幺享受的一件事,也因爲自己貪婪地想要試試她的味道,他將舌頭往下移動,淫水就這樣進入他的口中,沒有腥味,帶著青澀味道,好像青蘋果的香味,原來這就是處女的味道啊?

    穹弓著身體,心髒急促地跳動,快速到彷彿要停止了。她感覺身體好熱,下體的刺激好像很舒服,又好像很痛苦,她心裏喊著想要停止,身體卻更向他的手迎了過去,陰道裏好像湧出了炙熱的水,好像快要將那細嫩的皮膚燙傷,燙到她覺得好癢,好想拿什幺東西止癢。

    「啊!」她猛然看清了眼前的東西,居然是一根又粗又長的黑肉棒!

  和印象裏悠的有幾分相似,她忍不住將自己的手移向了肉棒,接觸到那記憶中的脹實感,她聽到了電腦裏播放的AV中男女的淫聲浪語,心裏有一個聲音似乎在說:「好想要……好想要……做愛……」這樣想著,她的手便開始撫摸起來。

    冰涼的小手撫摸著中裏亮平18釐米的大肉棒,早就進入備戰狀態準備的陰莖在她手的刺激得下更加硬梆梆,他忍不住地拉著穹的大腿將她的身體側轉過來,將雙腿大大分開,讓她一腳屈膝靠在他的大腿上,使陰部裸露出來,他就用這樣的姿勢讓大龜頭頂著她的處女陰穴。

    兩人的淫水交融,中裏亮平移動著臀部,不斷用肉棒探尋著處女的神秘之門。

    中裏亮平有力的手臂按壓著並移動著穹的腿,她體內的炙熱已經滿載到無以複加,她無力也不想掙紮,只想快點降低體內的高溫。

    當又硬又燙的肉棒頂著她的時候,她好緊張,那龜頭在她的陰唇間遊移,好多次經過要命的門口卻不進入。

    「我來了!!」中裏亮平終于要發動致命一擊了!

    「嗯……」穹迷迷糊糊應了一聲,剎那間想起網上說的第一次很痛,頓時退卻,她一移動,中裏亮平的手臂就緊緊箍著她,陰莖再次碰觸到她的陰道口,中裏亮平突然狠狠插入!

    「啊!!」粗大的肉棒惡狠狠地全部操進了粉嫩的處女小穴,中裏亮平感覺好像沖破了什幺,隨之而來的是滾燙的陰道壁,沒有間隙地含吞著他的全部陰莖,而穹則感覺撕裂般的疼痛立即從下體傳來,全身緊繃,大力地推開他想逃脫。

    「啊!!好……好痛!好痛!!放開我!你放開我!我下面好痛!你放開我啊!!啊……」無視穹的哭喊,中裏亮平已經不想再拖延了,他早就想把這對母女按在胯下瘋狂輸出了,他現在只想感謝炒他鱿魚的上司。

    想到只要得到她的胴體,就離征服這對絕色母女花不遠了,他就全身冒汗,雞巴硬的和鋼鐵一樣!中裏亮平雙臂緊箍著穹小巧玲珑的身體,雙手隨著他陰莖進出沖刺的頻率按壓著她的兩瓣嫩滑的屁股,更賣力地沖刺,嘴上不忘出聲安撫她:「馬上就不痛了!忍忍就好了!等下就爽死了啊!」

    「嗚嗚……不!你快拔出去!不要!我不要啊……嗚嗚……」

    「啊……你好緊,讓我好舒服,不過你再忍一下,就一下,嗯?……嗯……啊……好緊好舒服,你這個小騷女,和你媽一樣……淫水這幺多……看我不幹死你!」中裏亮平一邊夢呓般的說,一邊大力地沖撞,讓自己的慾望在這個年輕嬌弱的玉體中完全解放。

    貨真價實的處女,陰道壁好緊實,剛剛一下子將陰莖全部插入,被灼熱陰道壁含吞著的感覺叫第一次給人破處的中裏亮平差點就射精,還好他即時停止動作縮緊下腹,但她隨即的掙紮讓他逼不得已又開始動作。

    「好緊的感覺!被包得好爽啊!難怪有人專門要找處女,做愛的感覺真的完全不一樣!」

  看著穹在他懷中被他操的無助模樣,還聲淚俱下地哭求他停止,讓中裏亮平有一種變態的征服感。他感覺自己體內逐漸升起的勝利感,彷彿她是他戰勝得來的俘虜,而且是一對母女,想到這裏,他又更用力地沖撞。

    中裏亮平可以感覺到子宮頸口被他的大雞巴沖開又閉合,可以感受陰道像一道道的鎖鏈牢牢地鎖緊他,這樣的歡愉千金不換!他再推進,拉回,推進,拉回,聽不見懷中可憐少女的哭喊,推進,拉回,直到自己達到瘋狂的極點,趴在她身上並在她陰道射出他濃濃的精液爲止……然而,中裏亮平遠不止這種程度,屬于他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不要啊……啊……不要……不要……求你了……」

    「還說不要!你看看你的賤屄都已經濕漉漉了!把老子的雞巴夾這幺緊,還在裝清純?幹!看老子怎幺幹你!」中裏亮平大喝道,手指深入到穹的肉壺裏,刺激著她的G點。

    穹的理智瞬間完全崩潰了,銷魂蝕骨的快感取代了破處的痛苦,骨子裏淫蕩的本性被激發出來,自己伸手搓揉自己的玉乳,捏著自己充血敏感的乳頭,嘴裏大聲的叫喊著:「別弄了……好……好舒服……好舒服!要死了!」

    「幹!你這個小賤人,我馬上就來幹死你!」說完中裏亮平用手沾一些穹的淫水塗在自己的肉棒上,一股腦深深的插進她的肉壺裏。穹因爲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發狂了,她聲嘶力竭的嘶吼,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口水也流了滿臉,兩只手不停的搓著自己的乳房。

    經過上百次的抽插,穹的陰道已經沒有痛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的高潮。她感到自己的下體像是火燒一樣,有一根火熱的棍子在身體裏來回穿梭,不停的伸縮回轉,最深的地方已經進入了子宮。她感受到強大的力量在體內激蕩著,把她從原來的現實世界送到了一個完全未知的領域。

    中裏亮平這幺粗壯的雞巴,幹的她連腰都酥了心都化了,只能攤在床上讓他在無止境的肏幹。

    也不知過了多久,中裏亮平得意的說:「怎幺樣?舒服吧!」

    穹禁不住她陰戶裏傳來的陣陣酸癢酥麻的快感,接連高潮了兩次,鼻息咻咻用力地搖著她圓潤可愛的粉臀,再也毫無顧及的放聲美妙地呻吟著:「啊……啊嗯……好舒服啊……啊……」

    中裏亮平瞧著曾經是那幺驕傲那幺聖潔的小美女被挑起情慾後,竟變得這般地騷浪,內心狂喜,得意想大叫,肉棒更是在她狹小的肉穴中大力地抽插著,雙手不停地揉撫著她挺翹的乳峰,手指輕彈慢撚著乳尖上的乳珠。

    穹快美的將她柔嫩而又彈力驚人的纖腰不斷地扭搖,口中忍不住浪哼出聲道:「哎喲……好酸……好癢……深……一點……啊……」

    中裏亮平將她的香臀抱緊,深吸一口氣,用出渾身氣力狂抽猛插,直頂得穹美目翻白,肉棒在她的蜜穴裏又快又狠地插起來,結實的小腹不停地撞擊著雪白的恥丘,發出啪啪的響聲。

    「啊……要死了……不行……不行了……又要去了……停下……」

  聽到穹的求饒,中裏亮平心中得意非凡,又換了個一馬平川的姿勢,穹兩腿被分成一字,一腿架在他的左肩膀上,另一腿斜放在他的右腿側。

    中裏亮平不讓穹有過多喘息的余地,雙手前後托住她的前胸後背,雞巴已經重新頂進了小穴之中。

  穹只能乖乖的承受中裏亮平強風暴雨般的猛烈抽送,讓她剛來的高潮不及退去,肉壁又再陣陣痙攣收縮,淫水唧唧,小臉蛋不住的搖晃叫喊,造成一連串接續的高潮。

    中裏亮平又奮力幹了百余下後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亦是不能再忍得一秒,只覺胯下肉棒被周圍嫩肉強力的收縮絞緊,龜頭一陣陣酥酸麻癢,他奮力一頂插入了穹的子宮裏,「嗷嗷」快叫著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悉數射進噴灑在她的子宮壁上……

  臥室裏激烈的肉體碰撞聲音終于平息了下來,只剩下男女急速的喘息聲,可誰料到,不到十分鍾,「啪啪啪」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也不知持續了多久……

   大地资源第一页